年久失修,开裂漏水,这些房屋的“老年病”在每年夏令热线中的投诉单中都占据着不小的比例。然而,今年“夏令热线”区长们却遇到了不少新房子“早衰”的问题。房龄才十年来,就遭遇外墙立面脱落,电梯故障频发,可谓“疾病缠身”,影响的不是某家某户居民的舒适度,更是成为区域性的安全隐患。房屋“早衰”该怎么治?请听本台记者汤丽薇发来的《夏令热线回头看》系列报道第二篇:《总得有人负责!》

  “高空坠物”已成为城市上空一大安全隐患。夏令热线接到杨浦区雍景苑小区居民投诉,称房屋外墙面砖从2015年开始,屡屡脱落。7月16日,杨浦区区长谢坚钢在直播节目中,对主管部门提出明确要求:

  [加强落实相应的防护措施,及时排出安全隐患,一定要确保方案讨论期间最终修缮完成之前这段时间的居民正常的生活能够得到安全的保证。]

  时隔20天,记者回访时发现,应对之策仍然是对部分脱落处进行修补,有脱落迹象的地方拿粉笔画上记号,然后在下方拉上警戒线。杨浦区房管局物业科副科长方杰俊说:

  [维修这些重大事项,肯定要经过我们业主大会通过的一个方案它才能实施的。那么现在物业公司他能做的就是用望远镜每天进行一个巡查,保障尽量这个东西砸下来不要伤到人伤到车。]

  区长要求的“最终修缮”何时才能进行呢?记者了解到,该小区已经过了5年的保修期,原来的开发商公司也已注销,目前要大修只能动用维修基金,可小区账户里的钱只有2100万,大修却预计要花掉4500万。这笔钱到底怎么出还是未知数。

  无独有偶,10公里之外的虹口区水木年华小区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五年前,居民张先生推着童车带外孙女乘电梯出门时,电梯上方一块大理石门条突然砸了下来:

  [我慢一秒砸到我,我假如再快两秒钟砸到她,我吓死了。]

  更让张先生没想到的是,从2015年开始,小区外墙的装饰水泥条也连续出现脱落,至今无解。居民们说,几年间小区里被大块水泥砸坏的车不止一辆,而不同电梯间的大理石门条,也接二连三掉落下来:

  [这么高掉下来,你说要砸到人么?现在越是时间长越是掉的多。]

  居民们的投诉,从来没停过。主管部门不能说不重视,来了一次又一次,但和杨浦区雍景苑小区一样,卡在了钱从哪儿来。

  记者对这一类案例集中回访,发现往往在小区建成五、六年后,就出现了问题。建筑质量低下是根本原因:

  [有房科院的专家检测的时候说,里面粘合的饱和度不满什么的,几乎大概小区60%的房子有这种掉落的情况。]

  再比如,水木年华小区的外墙装饰条,按照图纸本应是现浇钢筋混凝土工艺,可施工方却换成了膨胀螺丝来固定。在电梯间大理石脱落处,记者用肉眼就能看到粘合大理石的内侧水泥不但中空,而且凹凸不平。

  像这一类先天不足的房子当初是怎样通过验收的?记者就此追问某区建管中心一位负责人,得到的是一个长长的静默:

  [验收主要是建设单位组织设计施工监理他们进行验收,我们是程序性监督(记者:就是说我们这个流程的环节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现在有没有查过?)静默…。。]

  曾参与调查水木年华小区问题的物业管理专家黄友健介绍,根据现有规定,楼盘的确是由开发商对施工单位组织全项目的竣工验收,政府主管部门按照法定职责进行监管。但这种监管主要是采取抽检制,并非每个环节都能抽到:

  [说是说抽查抽查,到底是不是抽查?怎么抽?这就有关部门自己知道了,他只承担自己检查到的这个地方的责任。]

  验收过程还存在查验资质远远多过实打实的查验质量,这就给“败絮其中”留下了操作空间。眼下,类似的问题不是个例,业内人士正在呼吁展开风险隐患的普查,涉及安全的问题,不能久拖不决。

  这很重要,但还不够。在同济大学城市风险管理研究院院长孙建平看来,当务之急是要建立一套追究和问责的机制。谁造的房子,谁来验收,谁签的字,出了问题,就要找他出来负责。没有这个制度的笼子,老隐患没根治,新风险又涌出来,永远是个无底洞:

  [我们要梳理现在的管理制度,责任体系,你要形成一个闭环,追究谁来管?谁来落实?你把它都明确。过去是一件事情出了我们解决一件事情,现在你应该从以事件为中心向以风险为中心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