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上海第一条导盲犬11岁生日,至今守护在“盲人妈妈”身边温情陪伴 上海的导盲犬,是世界上最棒的工作犬

导盲犬正在进行训练。 (资料)导盲犬正在进行训练。 (资料)

  这是一场特殊的生日宴会,寿星是上海第一条导盲犬“江权”。年满11岁的它,早已到退役年龄,却还一直守护在它的“盲人妈妈”黄鸣身边。一起为“江权”庆生的,是黄鸣的视障朋友以及他们的导盲犬伙伴。

  在上海,能有幸拥有导盲犬的盲人为数并不多,在他们看来,上海有最复杂的交通状况和最拥挤的人潮,上海的导盲犬,是世界上最棒的工作犬!上海的每条导盲犬都来之不易,它们与视障群体之间的温情陪伴,更让人动容。

  不只是盲人的“眼睛”

  “我们‘江权’已经11岁了,以人的寿命来计算,已年逾七旬。”黄鸣对“江权”十分疼爱,尽管双眼一点光感都没有,但她能准确地触到爱犬的头,不住地抚摸它的脖子。大家围坐在一起吃饭时,“江权”趴在黄鸣脚下一动不动,偶尔摇着尾巴蹭蹭“妈妈”的脚。

  “江权”是一条全黑拉布拉多犬,“老态”已经很明显。眼睛四周冒出不少细细的白毛,身上的黑毛不再乌黑油亮,肚子也有点松弛。

  黄鸣记得很清楚,“江权”来到她身边的日子是2010年11月18日。如今,“江权”的体力差很多了,但只要戴上导盲鞍、挂上工作证,它就打起十二分精神开始工作。黄鸣说,过斑马线,找电梯,避开车和障碍物,去菜场找她熟悉的摊位,“江权”从来没犯过错。它能听懂几十种口令,除“Stand”“Turn”“Go”这些标准英语口令外,它还能听懂上海话。

  许多视障人士起初都怕狗,也不相信导盲犬真能成为自己的“眼睛”。刘爱珍双眼有微弱光感,没有导盲犬之前,她几乎不出门。她还记得和导盲犬“拉联”磨合的初期。导盲犬和主人互相挑选,要在培训基地住至少一星期,看看双方有没有“缘分”。“它一靠近我,我就感受到它的友善,它把头靠过来,摇着尾巴,我都知道。”刘爱珍说,他们很快接受彼此。第一次她牵狗单独出行时,弓着背,紧抓导盲鞍,半天都迈不出一步,好不容易前行,也只敢小心翼翼在地上挪步。而这条还有些陌生的狗,紧紧靠在她身边,一动不动,仿佛在给她信心。走路不小心踢到“拉联”,它不叫不闹,也不躲开,依旧稳步往前走。

  刘爱珍说,有一次“拉联”引着自己在小区散步,它一反常态跃上花坛,十分烦躁,呜呜低鸣不肯走,刘爱珍责骂它。可“拉联”又一次带着刘爱珍的家人跑到花坛边,原来,草丛里是刘爱珍不知何时掉落的手机。这件事让刘爱珍自责至今,也更加信任“拉联”。

  “它除了不会说话,啥都知道。”这是不少导盲犬“爸爸妈妈”对它们的评价。”41岁的陆峰,眼睛有光感,它的导盲犬叫“喜娜进”,是一条“资深导盲犬”,去过一次的地方都能记住,最神奇的是,等电梯时它能快速判断出先到的是哪部电梯,径直把主人带到电梯口,耐心等候电梯门打开。

  金英的导盲犬“格格”在聚会中很活泼,主动往熟人身上扑。金英在残联工作,每天由“格格”陪着上下班。有一次上班高峰地铁特别挤,“格格”缩着身体坐在地上,尽可能把占据的空间减到最少,“贴身”保护着“妈妈”。

  上海目前共有37条导盲犬,尽管为数不多,却已是国内使用导盲犬最多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