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每周五三点半就下班?上海多家企业出招“夏令工时制”

■劳动报首席记者 叶 赟 摄影 王陆杰■劳动报首席记者 叶 赟 摄影 王陆杰

  炎热的8月,这是白领周伊所在公司作息时间调整后的某个工作日——上海张江园区内,比原先打卡时间晚了半小时,员工们井然有序地刷卡步入,开启全新的一天。

  员工为夏日高峰拥挤困扰

  周伊告诉记者,新出台的夏令时作息制度是公司管理层最终确定实施的。同时,公司的食堂用餐时间和班车运行时间也相应调整。

  此次调整后的作息时间为早上9点上班,较此前推迟半个小时。午休时间则增加了:从过去的一个半小时变为两小时。如此一来,在保持原每日8小时工作不受影响的前提下,下班时间推迟到了晚上7点,正好避过了一天中最热及最拥堵的时段。

  无独有偶,上海另外一家服装设计公司同样实行起夏令工作制,但与周伊的公司不同,该企业在征求员工意见后,规定从7月初到8月末,每周五的工作时间调整为早上8∶30到下午3∶30,比正常工作时间早下班一个半小时。

  “我们把这个工作制叫作‘Happy Summer Friday’。”员工王小姐告诉记者,这是公司第一次推行夏令时工作作息,公司管理层是从部分欧美企业的做法受到启发。他们认为只要抓紧自己手头上的工作,一周一天提早下班并不会耽误工作,而恰恰是这一个半小时,会更多地凝聚向心力,让员工感受到企业关怀。

  据了解,该服装设计公司员工人数约100多人,年龄在30-40岁之间的女性占了七成左右。“公司有孩子的员工不少,7月、8月又正好是暑假,公司是单纯地想让我们周五早点下班可以多陪陪孩子,”王小姐表示,夏令工作制减少的工作时间,公司并不会扣薪或要求加班补回。

  “现在到了周五,我就能比较从容地安排自己的时间了,可以先到家附近的菜场买买菜、回家做饭;也可以接了女儿带她出去玩一圈,陪伴家人的时间变多了。”她说。

  多数员工欢迎“夏令制”

  据了解,上海一家名为洁轮的家政公司也推行了夏令作息。该公司工作地点在长宁,员工大都是20至40岁的年轻人,一些员工住在浦东,也有的员工住在宝山,工作地点与居住地车程要接近甚至超过1小时。

  为避开上下班人流高峰,以及一天中最热的下午四五点,该公司决定6月1日起至9月30日,实行周一至周四“早10晚7”周五下午放假的夏令工作制。实行夏令工作制后,每周上班时间40个小时与原来相同。

  该家政公司负责人表示,“夏季通常的上下班时间乘车人挤人会非常热,因此我们在今年的四五月份就考虑如何避开上下班人流高峰的问题。”据悉,该公司在已经过去的冬季推出过冬令工作制,这次是根据实行冬令工作制的经验,并征求员工的意见后才实施的。

  劳动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多数员工都十分欢迎夏令作息。更有一些所在单位没有实行夏令作息的员工流露出羡慕,有人表示,“我们公司一年四季都是同一作息时间。高温天五点半下班,挤地铁公交再买菜到家,太耗精力,已经热得做不动饭了。”

  然而,也有上述张江企业的员工对这样的制度持消极态度。他认为,虽然上班时间推迟了,午休时间增加了,可下班太晚让他感觉不太乐意,“和朋友聚餐的机会变少了。”

  灵活安排要听取职工意见

  事实上,夏令时的全称是日光节约时间(Daylight Saving Time),顾名思义,其最早是为了节省能源而设计出来的。目前,全球采用夏令时的主要国家有美国、加拿大、墨西哥、欧洲各国、新西兰、智利等国,以及巴西、澳大利亚的部分地区。

  劳动法专家谈育明认为,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0小时、每周至少休息1天的工时制度。按照劳动法的规定,不超出法律规定的工作和加班时间的工时制都是允许实行的,所以说单位实行符合法律规定的夏令工时制是完全可以的。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周志华告诉记者,一般来说,在涉及调整职工工作时间这类重大决策的时候,用人单位是不能单方做出决定的,应该在听取职工意见的情况下做出调整。如果调整方式明显有利于职工的身体健康,可以适当简化相关程序。如果争议较大,比如通过延长下班时间的形式达到调整时间的效果,用人单位可以通过召开职代会的形式,听取职工意见。

  他强调,召开职代会等做法往往反映的是绝大多数职工的意见,不可能让每个员工都满意。也正因此,作为用人单位更应履行民主程序,让工作时间调整代表绝大多数职工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