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生说,这个电话亭就像家里一样的,每天要到这里来。 康玉湛 摄吕树生说,这个电话亭就像家里一样的,每天要到这里来。 康玉湛 摄

  据了解,上海从1952年开始实行传呼电话业务。该业务曾经历了一段较为迅速的发展历程。然而,随着住宅电话的普及和移动通信的发展,传呼电话亭已少人问津。吕树生告诉记者,“现在没有人打电话进来了,一天最多四五个电话打出去,没有手机的,手机忘在家里或者电没的,特殊情况才来打个电话,现在电话亭只有我一个人和一部电话机了。”

吕树生展示公用电话承办证。 康玉湛 摄吕树生展示公用电话承办证。 康玉湛 摄

  虽然来打电话的人少了,但吕树生的传呼电话亭并没有因此冷清下来,不少老邻居闲暇之余都喜欢围坐在传呼电话亭门口聊天。

  80岁的李文龙老先生告诉记者,以前没少接传呼电话,但是现在基本用不上了。“当时的通信没现在这么发达,现在都4G、5G了,传呼电话一年一次都没有用到。但是,我住在这个小区里面,他也住在里面,平时我们点点头、讲讲话、聊聊天”,李文龙说。

  如今,在狭小电话亭内,打气筒、创可贴、打火机一应俱全,“都是为人民服务”,吕树生说。“我有退休工资的,这里是义务服务。每天都有人找我换零钱,我们门口有公交车站,人家没有零钱乘车子不好乘,有的拿5块钱纸币换5块硬币。创可贴我也摆着的,有的人走路跌倒了或者摔破了,我给他们贴一下。以前红药水,碘酒我都有,都摆着的。”

  25年的坚守让吕树生与电话亭有着深厚的情感。“这台电话机有10多年了,现在买不到了,现在要去换一个好一点的换不到了,没有了。它这个电话机好像直接有电话公司的人管的,报时间报多少钱的。电话打好停下来以后它会报几分钟多少钱,我再收多少钱,”吕树生边说边给记者展示传呼电话的功能。

  “我是孤老,这个电话亭就像家里一样,每天要到这里来,听听收音机,走一走坐一坐,和老邻居们聊聊天解解闷,对身体也好。”吕树生说:“我不用手机的,亲戚朋友找我都打这个电话,所以我离不开这个电话。”

  日前,上海电信透露,实际上海很多传呼电话亭已经失去了存在的价值,正在计划开展退网的工作,预计2020年关停上海全部传呼电话。对此,吕树生表示,时代在更迭,一切顺其自然。(完)